您的位置:首页 >> 租房知识

严控炒房和金融风险实体企业遭债务缠身

2018年09月07日 栏目:租房知识

严控炒房和金融风险 实体企业遭债务缠身美国诗人艾略特说,四月是一个残酷的季节。对不少企业家来说,这个春天的残酷,或许更令人难以忘怀。

严控炒房和金融风险 实体企业遭债务缠身

美国诗人艾略特说,四月是一个残酷的季节。

对不少企业家来说,这个春天的残酷,或许更令人难以忘怀。

刚刚,又一个大消息传来:南方风机股份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杨子善,其质押的3600万股股票已触及平仓线,存在平仓的风险。

而早在前几天,该公司还发布过一则公告称,杨子善和其妻子于5月3日失踪,至今仍杳无音信。

如果说杨老板的跑路还不那么惨烈,那么,大名鼎鼎的浙江金盾集团近百 亿元债务爆雷,董事长周建灿坠楼自尽的故事,则更让人唏嘘不已。

周建灿算是一个白手起家的浙商代表。1989年,26岁的周建灿丢掉了铁饭碗,用借来的3万元,开办了一个作坊式的消防配件厂,既是老板,也是一线工人,终于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时间如流水。30年来,周建灿把金盾股份从3万资金,拉扯到了93亿的市值,专门为地铁、隧道和核电等领域提供风机、消音器等设备。

然而,这一切,随着周建灿的纵身一跃,在1月30日那天烟消云散。周建灿自杀的原因,金盾官方说法是死于抑郁症,但更多人都说他是被“企业资金链断裂逼死”的。

据传,周建灿原本利用民间借贷当过桥资金,后来发展成了拆东墙补西墙。在周建灿自杀的前一天,本来已经签好合同的借款人突然反悔,周建灿没能如期拿到1亿元去填补此前的窟窿,还因此上了民间借贷圈的“黑名单”。

这,或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南方风机变局,浙江盾安悲剧,揭开了一些高杠杆企业的生存困局

严控炒房和金融风险实体企业遭债务缠身

近年来,部分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引发的悲剧,时有发生!

1月25日,35岁的茅侃侃心灰意冷,在北京的家里开煤气自杀。他是80后的创业明星,由于所领导的万家电竞常年亏损,一直拿不到融资,工资发不出,电费付不起,房租交不了,最后物业还对办公场所断电。迫于压力,身负两千万的债务他选择了走上绝路。

去年,轰动一时的山东辱母案也源于资金链断裂。母亲苏银霞所经营的公司——源大工贸,拖欠当地多家银行数千万的贷款,并被银行告上法庭。为了尽快还上银行的贷款,苏银霞只好借旧还新,依靠高利贷救急,也正是因此,断送了苏银霞的家庭和她的企业。

2016年,陕西圣丰乳业法定代表人权天林在自己的办公室上吊自杀。理由也是银行催贷催得紧,而手头又没有可流转的资金。权天林不得不到外面借高利贷。最终,迫于高利息和催贷压力,权天林选择一死了之。

这些悲剧,究其原因,既有企业本身发展路径的问题,也有政府下决心去杠杆收缩流动性带来的冲击。

原以为去杆杠挤泡沫,最受伤的是楼市,没想到却是中国的实体经济率先扛不住了。

从2018年起,企业债务将排队炸雷。一场关于千万人命运的大震荡开始了。

实体经济告急,私企告急!

违约潮正大面积袭来。

在刚刚过去的四个月,全国有16只债券出现违约,涉及公司包括四川煤炭、大连机床、丹东港、亿阳集团、中城建、神雾环保、富贵鸟、春和集团、中安消等9家公司,涉及金额高逾130亿元。比起往年,速度密集到以令人害怕。

与此同时,A股也被搅得满目疮痍。

财经专栏作家向小田做过统计,近期因各种不同名目的逾期的,有*ST华泽、华信国际等等;涉及到股东股份被冻结,有荣华实业、红阳能源、大连控股、天业股份、恒康医疗、顺威股份、天泽信息等等;涉及股东持有的上市股份已经或正在被司法拍卖的,有华东数控、全新好、凯瑞德、珠海中富、盈方微、中科云等。

一句话,救命钱越来越难找了。

不管你是轻资产行业,还是重资产行业,是文化类企业,还是制造业企业,通通都受不了这轮资本大退潮。

这些只是冰山一角,还有更多炸雷的企业因为非上市公司,或者没有名气而不被外界所知。

为什么短短几个月内,就出现了如此密集的违约潮?

我们来看一张表就知道了——

2018年的第一季度,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额为55765亿元人民币。这个数据包含了境内非金融企业、住户的融资总和,所以我们再减去住户贷款,可以大致得到企业的融资数据。

2018年第一季度,这个数字是3.8万亿,比起2017年、2016年同期直接锐减了0.96万亿、1.63万亿元。

1.63万亿是什么概念,它相当于广州、深圳、武汉、成都、南京等15座副省级城市,去年的公共预算收入一分钱不花,全部拿出来给企业融资,才能使今年第一季度的融资规模维持在前两年的水平。

不管走到哪里,企业都会撞墙穿透式的监管,很多以前插在身上的输血管,都被一一卸掉了:

债市。大量债券发行失败,且融资成本不断提高。截至5月8日,今年取消、推迟发行的各类债券累计已经达到304只,包括了公司债、企业债、中票、短融、超短融等各个类型,涉及金额多达1839亿元。

股市。IPO门槛提高,一过会就被毙的越来越多。根据央行的数据,2018年第一季度,企业境内股票融资为1283亿元,比起2017年的2596亿元直接拦腰砍去一半,只相当于 2016年的45%。

定增的条件也越来越高。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,截至5月9日,年内定增预案的融资规模上限合计为1291.86亿元,较2017年同期缩水532亿元,较2016年同期缩水2443亿元。

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。

不管外界如何风云飘摇,中国的楼市就跟大开发商的命一样硬着呢。

喊了老半天的房产税还悬在空中,各地市长们发动史无前例的抢人大战,变相放松限购托底楼市。

雄安、海南刚被关门打狗,热钱又涌到了中朝边境的丹东,小城48小时房价暴涨57%。现在举目四望,说不准就有大批资金盘旋在珠三角的头上,坐等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一出台,直接俯冲落地。

2018年1季度,全国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为8507元/平方米,同比增加523元,上涨6.6%。

一线楼市在坚挺,三四线城市房价还在惯性上涨。唯有实体经济率先扛不住了!

在上一轮货币大放水的经济周期里,钱都是白给的,傻瓜才不拿。海航、万达、复星等史前巨兽纷纷出动,其他企业也不甘落后。

通过层层杠杆,1块钱的资金能买100块的资产。就算回报率跟不上也没关系,反正还有非标和通道嘛,大家借新还旧,维持一场看上去很美的游戏。

只是突然一声惊雷,史无前例的监管风暴袭来。防控金融风险成为国家任务的重中之重,随着资管新规的逐步推进,表外移表内,分业监管变混业监管……整个市场加速出清。

中国的金融乱象是整肃了,信贷泡沫也刺穿了,但钱就不好找了。

更可怕的是,今年还迎来了公司债的偿还高峰期。相关数据显示,2016年以前公司债年均偿还量不到1000亿元,2017年偿债规模超过3000亿元,2018年将超过4300亿元。

一方面是钱荒钱紧钱难找,一方面是债高债重债难解。从2018年开始,集体违约潮还将持续扩大。

出来混,早晚是要还的!

天雷滚滚,一场比中美贸易战还要刺痛国运的大变局来了。